嗯,刚刚想干嘛来着

辰星,湾家人,喊阿星就好

原本是全职高手堆放处,但后来又入了很多坑,族繁不及备载,大家自己看tag吧(欸


**但求一睡张佳乐(滚#**

【靖苏】寻 之六【正文完】


*立志欺负萧景琰

*主要使用电视剧设定,部分参考小说原著,时间序修改可能

*标了靖苏但其实没什么感情戏,要当苏靖或无CP看都行

*OOC绝对有

 


感谢蝶亚妹子的封面,这雪景我喜欢wwwwwwwww

印量调查到1/8喔~~表单走你(σ・∀・)σ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原以为此行廊州探访会处处碰壁,未料,方入江左地界就见熟悉的人立于港口相迎。

  「公子,是黎刚。」

  萧景琰嗯了声,示意列战英上前接触,竟得到对方已在此恭候多时,并欲邀请来自金陵的客人至江左盟用些水酒,让他们尽点地主之情。一是惊讶江左盟情报网的效率,又不禁疑惑黎刚的动机,莫非是受他人的指示?

  心底燃起的小小希望,在看到设于江左盟总部后院的冢头时又瞬间熄灭。那是座简单而不失大方的灵冢,里头供着白玉打造的牌位,就像那人,干干净净、不惹一丝尘埃,却也好似随时会与这凡世断了联系。

  静待半晌,迟迟不见黎刚燃香让他们祭拜,萧景琰皱起眉,总不会是忘了?

  「劳烦了,朕想给苏先生上香。」

  「回陛下,不是草民不点香,怕是点了,宗主会不喜。」

  面色一凝。「此话何意?」他就这么不想见到他吗?

  黎刚不语,倒是半途跟来的甄平开了口,道出的内容却与现况八竿子打不着关系。

  「陛下,此处以东有一座小山头,上面有处梅庄,甚为美观,陛下闲暇时可登高赏之。」由半弯姿态直起身,视线也从略垂转为同面前人平视。「只是那山分属江左盟私产,还请陛下独自前往。」

  「这怎么--」

  扬手止住列战英的抗议,萧景琰直望甄平,试图从后者一如既往的严肃神情中读出更多信息却无果,末了,仅能点点头。

  「朕明白了。」

  告辞江左盟后,萧景琰并未马上前往甄平所说的那处山头,而是遣人简单打听一下,转身拣了间饭馆稍作歇息。过了约半个时辰,上桌的小菜见了底、派出的人马也来回报,那梅庄早在江左盟创立之初便存在,庄园似乎没有特定主人,偶尔才有食材运上山,近两年倒是规律些。可惜近卫只能探得这些,无法再深入,廊州百姓感激江左盟,不肯对外人多言。

  时非花期、庄内无花,这点甄平不可能不知,却选择于此时荐萧景琰上山,且交代不得携人,必有他的理由。思索片刻,最终萧景琰力排众议、遣退列战英等随侍,独自一人踏上通往山头的小径。

  林间春意正浓,抬头、林荫遮天,垂首、彩花争艳,虫鸣鸟语不须修饰即为最天然的谱曲。两刻钟的路程,道尽,便见一间由竹篱围起的园子,梅树紧挨竹篱而生、隔绝外界的窥视,提供了景观以及绝佳的隐密性。

  未经主人允许,萧景琰不愿擅闯他人庄院,只得绕着外围慢行。后发现此处以庄作名还是夸赞了,这就是一座小巧的独栋宅院,规模远逊靖王府、甚至比不上当年的苏宅,唯一的特点便是这环绕屋宅的梅树,若是冬末春初来访,想来会是令人难忘的绝妙景色。如此平淡无奇的小园却内藏乾坤,萧景琰浅浅一笑,看似随意地伸臂,收回时手中多了一株梅枝,上头缀有点点翠绿。返回山脚,列战英见了这寻常无华的绿枝不免提问,他也仅是回了句,未逢时节。

  半年后再次登山,这回在篱外伫立半晌便迎出个人,邀萧景琰入内赏梅,可进了园又把他晾着,屋宅门楣紧闭,望不见里头的动静。无奈,萧景琰只能在院里漫步,赏着梅树绿叶、闻着周山鸟鸣,直到携着又一株梅枝离去,仍未等到屋内再有任何消息。

  自琅琊山伴随至如今的廊州小丘,即便君主未曾明言,效忠多年的列战英也知晓这一趟趟的出访所为何由,或说,所为何人。他不解的是,山头的梅庄究竟有何蹊跷,能让心焦的萧景琰不辞千里登山,只为折取一枝叶。

  第一次开口,得到一句未逢时节,当时以为是指梅花花期未至,赏不着花便取枝留念,而语间的那股叹息他解释为寻人线索中断所致。未料竟有了第二次廊州行,奇怪的是,这回江左盟并未派人迎接,主子更是直往那梅庄小山而去,两个多时辰后,携回的仍是一株繁绿。萧景琰隐隐透出的失落让列战英不敢多问,但这第三次出访,论近卫职责、论君臣情谊,他都不得不开口。

  「陛下,月余后便是年节,此时离宫似乎不妥。」顿了顿。「恕属下斗胆,那处梅庄究竟……」

  只见萧景琰搁下手上的奏书,平静的神情未见恼火,若仔细点可以发现他的目光正停留在右前方的桌面,而那个位子在数个月前摆着一只插有梅枝的花瓶。

  「他在那里。」

  一直以来,对方寻着的,也就那么一人。

  「陛下的意思是,苏先生未死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私底下,面对跟随自己多年、征战弄政毫无怨言的部属,萧景琰不愿以朕自称,我字相对亲近些,也因如此,许多事情他不会瞒着列战英。「但种种迹象均指向那处梅庄,至于为什么……或许是因为小殊自小最喜梅,又或许只是我的一股执念。」

  萧景琰有种感觉,以飞流与蒙挚为开端、琅琊阁及江左盟为引线的这出局已到收盘之时,而那座小巧精致的梅庄便是最后的舞台。事实上,一路追到这里,萧景琰几乎已经确定那人仍存活于世,却也清楚了解到,那人是不愿自己知晓的,所以才会有当年的军报、才会有江左盟的衣冠冢。至于这桩引领自己发现真相的局,是由何人所设、为何而设,背后的原因尚不明朗,但其中嗅无阴谋,暂且不是萧景琰关注的重点。

 

  他现在所需做的,是等待。

  这么多年过去了,如今的萧景琰早已不求相守,只求屋内那人愿意见他一面,愿意……同他共赏寒梅。

 

  雪絮飘落天际,替万物覆上一层纯白,四周的梅树也褪去了翠绿,徒留沾银的枯枝陪伴着萧景琰傲立于雪园。此次拜访无人相迎,敞开的篱门却又似无声的邀请,无奈院中无叶可赏,仅能立于雪中,凝望着那门窗紧掩的屋宅。

  半个多时辰过去,有早年在沙场的磨练,萧景琰自然不会畏寒,可身子不冷、心却缓落冰窖。列战英只知他愿守着梅庄、等着那人,却不知他曾与静太后有约。三次,他只给自己三次机会,若那人真不愿再惹尘世纷扰,他会就此放手。

  如今,便是那第三次。

  这季节天色暗得早,等了一个时辰,也是时候返回山脚了。细雪掩覆靴面,萧景琰垂眸轻叹,张口是一片茫茫。三次静守未果,或许,他是该放过那人,可却放不过自己……萧景琰忍不住苦笑,此番离去,往后倾尽一生所寻的,不再是梦中的身影,而是求之不得的遗忘。

  严冬中连走兽虫鸟都疲于鸣语,四周静得可闻落雪之响,也因此,这细如雪的叹语竟是无比清晰,透了点无奈、又带着点疼惜。

  萧景琰永远不会忘记这个声音,遥记当年那人便是这么唤他--

 

  「景琰。」

 

 

 

 

  --完

 

 

 

 

 

嘿对,正篇完了,详细的收尾会在番外补全,意者请见本子(ˊ・ω・ˋ)

其实一开始就打算结局收在这里,番外是年底出门玩的时候在火车上决定的,只能说,人不做死不会死(哭看送印日


发表于2016-01-05.51热度.